专访何俊仁:中共让港人灭声等于谋杀香港

香港「反送中」运动持续近三个月、警方发射超过1,800枚催泪弹之后,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撤回《逃犯条例》修订(又称「送中条例」)。香港支联会主席、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表示,香港年轻人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的抗争让他看到希望之所在,并认为港人的抗争令人敬佩,这种没有组织者、没有领袖的抗争模式值得其它地区人民借鉴。

何俊仁表示,近期对于香港的前途感到忧心,「见到我们的下一代,十几岁的年轻人为了争取香港的前途,戴着脸罩与警察对峙,心里很难过。」虽然曾一度对香港的前景没有信心,但这次的事件「年轻人真的带给我们希望」。

在六月100万港人上街游行抗议之后,林郑依然表示要通过「送中条例」,那时的他对局势有些无奈,「我们都说:唉,没办法。」「但是年轻人居然创造了一个局面,使得立法会过不了(那个条例)。这让我对他们真的非常敬佩。」

抗争模式值得其它地区参考

何俊仁表示,从没想到一个运动竟然可以没有组织者,没有领头人,非常「奇妙」。「没领袖、没大台(组织者)、没一个预先定的策略,但是配合得这幺好。警方或政府都没有办法将组织者找出或者消灭;那个连登也不能封,telegraph上也找不到主要的那个人是谁。」

「所以可能长期都会有这种流水式的行动,配合以前占领的概念;还有跨世代的合作。在香港这里继续制衡这个政府,不能让它这样为所欲为作恶,这是香港的新的局面。」

他说,「(这种做法)可能对其它地方都有参考价值。所以我觉得希望就在这里。」

钱买不到年轻人的热诚

每当中共惹起民愤,民众抗争时,中共常以「外国势力幕后支持」之类的说辞挑动民族情绪,「说什幺外国捐钱,我们每一次街上筹得的现金都超过千万。我们的一个6.12基金有六、七千万的现金,还有其它的基金。」何俊仁说道。

另外,「有些是钱买不到的,那些人的那种热诚,你用钱可以买到他们吗?如果你用钱去跟中共斗,中共一早就赢啦,它可以用100个亿立刻搞掂(抗争者)了,一千亿他们都可以拿。建制派花的钱会少吗?不过他们花了钱也没有用。」

目前,全世界都在关注香港的局势,「这已成为开放文明的价值观和一个专制暴政的冲突。」何俊仁说。

他表示,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纪大的人,当前香港人非常团结,年轻人得到各界人士不同方式的支持。他举例说,「比如现在很不幸,很多人被抓走,我们律师楼那些律师全部都会走出去,去探监啊,去帮助他们。」

奉劝警察别留下「丑恶记忆」

对于「反送中」运动中,警察使用了暴力,很多民众受伤,儘管警方不承认,「但是这个世界和以往不同,到处是记者,人们都拿着手机(拍照)。他们以为打人了没人看见,电光火石之间都会被人拍照了,成为一个永恆的、一个痛苦的、丑恶的记忆。」「天网恢恢。」何俊仁说道。

他表示,将起诉警察、通过「打官司」还原事件真相,支持抗争的年轻人。「比如7.21白衣人袭击抗议民众时,那天晚上他们在做什幺?为什幺那幺多人报警都没有用?为什幺警署要关闸?法庭会叫他们把全部文件交出来。」

此外,「速龙部队的那个编号,我们正在做司法覆核。还有在地铁站里面扔催泪弹,用过期的催泪器,我们也正在做司法覆核。我们用各种方法都要去挑战它。」

不久前发生的「8.31事件」,何俊仁认为「不应该发生」,也「很恐怖」,「那个人已经抱着头趴下了,(警察)还继续打,这样打人完全没有必要,真的让人觉得跟黑社会没什幺分别。作为警察应该(感到)羞愧。」

要香港沉默等于谋杀香港

香港局势将走向哪里?「永远都是最坏的可能性会出现。换句话说,解放军下来军管、或者是《紧急法》、或者是18条、用紧急法令,全部都可以做。」何俊仁说。

不过他表示,目前看来完全没有这样的需要,而且这些手段也无法将港人的抗争镇压下去。「共产党一定会想吓唬到很多人害怕,但是发觉吓不到。」他表示,香港人是「压不倒」的。

何俊仁表示,10月1日除非军管,否则人人都可以穿黑衣上街。「我不是游行,我只是上街。站在那可不可以?如果可以上街,那些人可能会有很多人穿黑衣,或者甚至有些人会拿支旗、拿张横幅上街,拿张海报出街,表达诉求。」

他最后表示,中共若想使港人「完全灭声」,就等于「谋杀了香港,就算不是谋杀,也会使香港窒息。那幺香港会不会复苏、会不会甦醒呢?不知道的」。#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